Wednesday, March 03, 2010

時間可以

媽媽跟婆婆的關係很好。一直以來我未能跟媽媽好好學會的﹐就是對自己母親的感情。

可想而知﹐大約十年前外婆去世的時候﹐媽是何等的悲傷。本來已經是一個比傷春悲秋更多愁善感的她﹐更加傷痛。

然後﹐傷痛依然﹐但生活依然。年月過去﹐每一天的生活有更多的瑣事接踵而來。

==============

前幾天談起親戚﹐談到有很多在外國的姨媽﹐上前見面時已經是為外婆奔喪的時候。

剛好那一刻﹐大家都靜了下來沒有話說。靜默的兩秒間﹐媽媽閃過一絲回憶的眼神。

輕呼一口氣﹐媽說:「時間﹐是會沖淡一切。」

我見到媽的眼神中仍有一點點沉重﹐但已沒有傷痛。

也許連她自己的料不到﹐這些年來﹐生活迫人得連回憶自己亡母的時間都沒有。忙得多了﹐就忘記了。曾經哭得肝腸寸斷﹐曾經為一段感情 / 親情的斷裂而心如刀割﹐在時間的洪流下﹐沖刷得幾乎不著痕跡。

往事如煙。

我料不到的是﹐我媽會說出這一句。我猜她回憶的一刻﹐也總有點愕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