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06, 2010

尊嚴, 原則, 堅持。

有個香港朋友係外國生活左一排番番來﹐席間提到佢都挨得好辛苦但只係想活得有尊嚴。我呆一呆﹐話係香港地已經好耐無聽過有人講「尊嚴」呢樣野。為生活﹐尊嚴值幾多錢?堅持值幾多錢?唔值錢。

佢話﹐你唔係第一個﹐前幾日我同我另一班朋友講起﹐佢地直頭呆完之後 high 爆要大叫「飲杯!」添呀。

我想話﹐我之前雖然只係做書店﹐做一樣人人都以為好 hea 好舒服的工﹐但都真係試過有高層「開解」我的時候講:「做人有原則值幾多錢?堅持值幾多錢?唔值錢。」

我用左好大的氣力﹐都說服唔到自己 「唔好信佢」。

我信﹐我信﹐係香港﹐原則﹐尊嚴﹐無謂的堅持﹐都係唔值錢的﹐都係無謂的。

我已經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