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0, 2012

工作是一樣的壓迫﹐生活是一樣的模式

好忙好趕好癲
然後突然「拍」一聲好似跳 fuse 咁
完結

番到屋企對住四面牆
無心機做野﹐無野可以玩
上網望住個 webpage bar 唔知可以打咩網址
所有的網址都好無聊

Discuss, 八婆﹐咒罵﹐無知; Facebook, 煽情﹐like 完又點?; 工作有關的網址﹐唔想再掂。新聞﹐又係果啲雞毛蒜皮的事﹐或者係蘋果動新聞果啲低俗趣味。

個 denoter 閃下閃下﹐等緊我
唔想訓覺
唔想做正經野
想玩
玩咩?無野好玩
玩過的都厭咗
半夜三更搵咩人講野?

望住個 denoter 閃下閃下﹐我呆咗好耐

工作日日如是﹐望住個 FB 日日如是﹐同一張相 share 一萬次日日如是﹐少少事都覺得激動 / 感動 / 開心 / 唔開心﹐朋友日日如是﹐生活日日如是﹐新聞日日如是﹐所有野都好悶。

單單新聞都以為自己好勁﹐件件 product 推到出市場都以為自己好創作﹐個個artist 行出來都以為自己好靚﹐套套戲 sell 出來都以為自己幾咁有綽頭﹐首首派台歌的 melody 都差唔多﹐拉麵好賣就條條街都開拉麵店但碗碗味都差唔多﹐間間服裝店都勁靚裝修但成千蚊件衫連次貨都不如﹐朋友見面都係講廢話﹐大家都唔應該抱怨因為人人都一樣﹐人人都一樣所以你唔應該抱怨﹐人人都同你一模一樣你又同大家都一模一樣﹐點解你仲要抱怨?

好悶。好重覆。好單調。工作是一樣的壓迫﹐生活是一樣的模式。

望住所有野都可以估到佢大概係想做乜野﹐會出咩 effect, 會令我五感有咩反應﹐佢背後點解要咁做。連望住套咸片﹐都只會覺得「你兩個都係想搵錢啫﹐後面又一大隊 crew 係度望住﹐導演又睇住你地有無跟 step 做喇﹐個 cam 又 out focus 喇﹐租呢間酒店咁無氣派的﹐出多少少錢請個似樣的人好難咩...」

「訓啦」「飲啦」「食野啦」「唔好諗啦」呢四個 advice 係聽得最多。我無抱怨﹐因為﹐我無資格﹐我都只係識得咁樣安慰人。如果我朋友有難﹐我都只係識得呢四道板斧。從跌咗電話到投資失利﹐從失戀到死老豆﹐我都只係識講呢幾樣野。唔創新﹐無誠意。

OH I see, 原來我都係咁千篇一律。

What? No. 呢啲絕對唔係「看破」或「看透」更加唔係「化」。

又係講呢啲自以為是的廢話。真係廢話中的廢話﹐講十次一百次一億次都唔會令世界好咗。妖。

有人話左手係控制右腦﹐右腦係控制情感到創作力。近來發現左手竟比右手靈活而有力﹐睇來我都係時候多啲用番右手﹐反正情感同創作力對生存係香港的一個廢男而言百害而無一利。

再講落去﹐我都會以為我 high 咗野 / 痴 X 咗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