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2, 2008

飛典婚禮的感動 (又名 Jardian 婚禮)




在得知要成為伴郎的時候﹐其實心中十五桶水﹐七上八落。到底伴郎要做甚麼?婚宴去得多了﹐但幕後如何﹐到底要做甚麼?

第一次做「兄弟團」﹐人人都不太清楚到底做兄弟姊妹是如何做的。一群人「柴娃娃」的走在一起﹐為自己的知心好友攪好一次人生的盛事﹐儘管連同新郎哥在內﹐其實人人都是「認真地實驗性質」﹐但大家都用心﹐盡力。

幸好一對新人早已註冊﹐當日的行程輕鬆得多。兄弟姊妹統統都是老朋友﹐該玩甚麼可以玩甚麼﹐十幾年來都玩過了﹐反而在玩新郎的一日﹐大家很有默契地不會再玩很激的遊戲﹐以免意外生。可能大家聽過太多大陸新聞是玩新郎的時候玩得太過激﹐於是弄到紅事變白事的地步。

大吉利是。百無禁忌。

開席後﹐諸事不順。擰炮很多都不會爆開﹐咪高峰時有聲時無聲﹐場地淺窄﹐音樂燈光都不容易控制﹐最差的﹐是人。帶頭的部長﹐一副辦喪事的咀臉﹐處處控制我們的進度﹐完全不給機會我們讓我們的節目順利進行﹐到最後﹐連深情剖白的環節﹐也被逼變成了 Happy Ending. 真的讓人頭痛。幸好一路在旁的攝影師和化妝師﹐總在危急關頭的時候為我們提供主意。但其實他們在這一天之前﹐基本上隱形過隱形眼鏡﹐所有的計劃都是靠我們幾個人的。

到最後﹐張記的同學們有默契地在其餘賓客都走了的時候都留下﹐我們幾十人圍在一起﹐連同老師﹐竟然唱起校歌來!在婚宴散席後的酒樓中間﹐幾十個舊同學竟然圍在一起唱校歌來…簡直有點匪夷所思。

離校多年後的今天﹐大家都不再穿校服﹐不再只是少不更事的學生﹐大家在社會上的際遇都大有不同﹐有喜有悲。但慶幸的是﹐幾番轉折之後﹐我們還有一次機會﹐一次由新郎新娘帶動的機會﹐聚首一堂﹐唱一首屬於我們的歌﹐也是一首只有我們才會真正懂得用心回味的一首

校歌。

歌聲悠揚﹐我拍著手唱﹐有幾句歌詞幾乎忘了。我望著四周每位同學﹐有的從來不多交談﹐有的略有交情﹐有的曾經共患難﹐有的曾經「如膠似漆」﹐有的不再多話﹐有的像酒一樣﹐時間越久友誼越醇。我感動了。

要多少緣份﹐再能做朋友?又要多少緣份﹐才能相隔多年﹐又能聚首一堂﹐做一次如此肉麻煽情的舉動?這一份感覺﹐就算不足以回憶一輩子﹐也足以讓你半生難忘。

以前﹐我覺得「久旱逢甘露」很容易想像到﹐於是很容易理解到。但「他鄉遇故知」何德何能可以與之並列﹐則一直都不解。人長大了﹐就漸漸明白到﹐原來﹐是我還不夠成熟世故。今日﹐也許我又向前邁著了一步。

1 comment:

Unforgettable said...

雖然婚宴酒席的菜式大都相近,但因為婚禮的主角,所以,只要是我們的友好,總會有特別的感動。第一次做伴郎一定極難忘,仲要唱埋校歌,即使酒席過程中幾經波折,到最後回憶都是甜蜜的。

此刻仍在找工作?就快過年,通常過年後招聘市場會旺好多,祝你盡快找到喜歡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