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1, 2003

21 Mar 2003

為左一個月會, 攪左我成朝早。等我仲以為呢個又係好似上次李遠哲個個咁鬼悶。點知原來唔係, 今次講的係舞蹈, 足足介紹左成十隻舞。好鬼勁。我個人睇完咁多隻之後, 依稀記得最鐘意係 拉丁舞中的 Samba 同埋標準舞中的 Waltz。一個節奏明快, 音樂快樂動人, 令人巴不得立刻起舞狂歡! 一個節奏幽怨, 舞步不徐不疾, 緩緩地表現愁中獨舞。用心聽起來, 真的好像看見兩個人在為一件不得不傷心的事, 卻不知如何可以紓發這愁緒而無奈地, 慢慢地起舞...好一個華爾滋!

之後, 因為自己的樣子太可怖, 實在不能這樣跟子暘阿爸拍照, 就飛倒回恆生。整理自己後, 就飛回崇基, 跟快要畢業的子暘拍一張照了。噢, 那就走了一個組爸了。

見到 CC 送舊(見到他們)真的很開心, 很令我 admire, 我也很想有一個這麼開心的活動可以在一起一塊兒玩。上中國社會的 break, 我望著王福元樓, 看見其他 professors 的房的 windows, 我在想: 他們還是會依舊在這裡教書; 世界還是會不停的轉動; 其他人都會在活著自己的世界裡面; 街上的行人依然是半分都不會鬆懈, 一切都照著時間的流動而逝去。當時間都不經意地飄過之時, 很快, 下一個畢業的就會是我了。那一刻, 我就要到社會工作去了, 連最後一個可以躲藏的溫床 - 大學, 就要離開我了。我要怎麼樣過這三年的大學? 我到底想做一個甚麼樣的人? 我要怎樣令這三年更加令我難忘? 我很不想像以前中學生活的過日子方法來過大學的生活。無奈地, 這大半年我都是這樣的情況下過來我的人生。我又怎能不慨嘆? 世界就像在這一刻轉得特別快, 特別快...甚麼都不會為你留下, 而甚麼都好像過得了這一刻都過不了下一刻。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掌握的, 很多你不想發生, 不想到來的事情, "要來的始終會來"。
我很不想
有很多我不想
可是有很多事情都出現了
我見的世面一點也不多, 甚至是一個很幼稚的人
可是, 我所見的世面已讓我覺得不很高興, 很不安
而對其他人, 其他事, 那麼客觀存在著, 那麼現實的事, 我都感覺到那麼觸不到, 那麼虛無縹緲, 那末, 我又怎能對"時間" 不失去控制的信心。
我都不知自己在說甚麼
只想說, 人大了, 人浮於事的感覺就特別強

人浮於事...

人間.....時間.....

箭一般的飛過
鐵一般的絕情


"要來的始終要來, 要走的始終要走" - 很可怕, 真的很可怕的感覺

1 comment:

hjkl said...

Joy in warcraft leveling living comes wow lvl from having wow lvl fine emotions,wow power level trusting them,power leveling giving them power leveling the freedom of wrath of the lich king power leveling a bird in the open.wlk power leveling Joy in living can age of conan gold never be assumed as a pose,or put on from guildwars gold the outside as a mask. People who have this joy don not need maple story mesos to talk about it; they radiate it. wow gold They just live out their joy and let wow power leveling it splash its sunlight and glow into other lives as naturally as bird sings.